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瞿上:更急需转型升级的,是我们这样的"杀手"!-新闻中心_
中国十佳贝斯特bst2222
05 Jun

以设计创新创业助力中国制造,以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引领产业转型升级!由国家工信部联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举办“工信部企业经营管理领军人才培训2017届工业设计高级研修班”,第五期培训课程近日在广州市从化区隆重举办。
 
本期课程特聘资深设计专家和学术泰斗出任授课导师,全面解读设计、文化、生态、产业之间的关联,充分发挥设计引领作用,并组织领军班一行前往美的集团、尚品宅配、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等创新引领示范企业进行实训研修,深度交流。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联合创始人瞿上,以《人生是场大设计》为分享主题,与领军人才学员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思维碰撞,以下内容根据现场资料回忆整理而成:







首先感谢各位百忙中光临大业设计,
我和许永兴都是中国工业设计高研班学员,
这个封面是广州欢迎你,大业欢迎你,
更是热烈地欢迎各位大爷们!









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分享是一个大杂烩,
里面结合了我个人的经历与体会,
主题叫《人生是场大设计》

我会通过三部份与大家汇报,包括:

· 我的故事
· 近几年的感悟
· 做了些什么?








我叫瞿上
目前担任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联合创始人和执行董事的职务,
也获得过一些荣誉与肯定,
同时也兼任一些行业与社会的职务。









我是重庆人,
2000年到广州从流水线的生产工人做起,
是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唯一从未念过大学,
从未经过任何正统设计洗礼的设计从业者;
我把自己的经历概括为两个成语:
 
自学成材  | 久病成医








我与工业设计的结缘,分为两个七年。

第一个七年关键词是:误打误撞

我从事这个行业之时
甚至都没有听过工业设计这个词语
唯一听过的软件就是AutoCAD





 


2001年遇到了第一任启蒙老师,叫肖宁
2003年遇到了第二任启蒙老师,是盛光润与李泽田
2005年与许永兴两人两骑的来到广州,创建了广州大业
2007年短暂离开了工业设计,到企业从事产品经理的工作
 
开始对工业设计行业发展前景心灰意冷
短暂的离开了工业设计
赴广东某知名上市企业任职产品经理

在甲乙双方角色切换的期间
我一直反思过去的七年......

对于工业设计的理解?
对于商业设计的认知?
对于市场与用户的洞察?





在此期间
我总结了我的第一个粗放式的设计哲学

《工业设计平衡之道》








设计师
普遍太情怀,过于彰显我型我素的表达。

企业家 
普遍又太功利,趋于强化商业利益的达成。

消费者 
更加简单,关注于凭什么我要买单?
 
我们应如何通过功能、理性、情感维度,
去弥补缺失产品经理的提炼能力,
去实践缺失企业家的经营统筹能力.

如何基于拥有的美学能力,
通过工业设计的手段,
将产品有效的翻译成用户可感知价值的语言,
去真正的引爆商业成功?









第二个七年关键词是:
使命与热爱
 
因为对于工业设计无法割舍的热爱,
我再次开启了工业设计事业的第二个七年……







2008年伴随着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
广州大业呈现急剧的亏损,
我再次回归大业......
 
我们几个股东通过经营策略调整与技术钻研,
更加关注商业设计,
更加关注客户满意度与衷诚度,
非常幸运公司当年即实现了扭亏为赢......

自2010年开始,
广州大业已成为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旗下
最支柱的业绩贡献公司,

并开始成为集团总部所在地……





公司第一代创始人盛光润和李泽田,
逐渐从“以设计为自己服务”开始探索设计公司的转型,
开展实体创新工厂以及人才教育的相关工作。

以许永兴、瞿上、李龚川为代表的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第二代创始人,
全面经营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对外设计服务的版块业务,
开始形成珠三角和长三角两个大的业务区域。









接下来,
我想谈这些年的感悟,
曾经在很多高峰论坛我也表达过相似的观点。








中国工业设计,
这几年是载入史册般的发展新高度。

无论是我们职业的尊敬度,
还是我们设计服务的收费溢价能力,
都得到了空前的提升;

至少我们不需要再去向任何人解释,
贝斯特bst2222 是不是卖煤的了……








从某个角度来看,

中国工业设计与中国足球很相似,
行业是空前的亢奋!
 
因此,
我们也在常常的思考,
这样的亢奋度,
会滋生出怎样的商业机会呢?








但是目前在中国,
仍然没有任何一个工业设计机构,
具备真正规模化发展的经验。









从行业上市公司的数据显示,
我们的营收能力、盈利能力、创新能力都非常有限,
我们的行业依然是属于起步阶段;
 
若希望与广告、游戏、音乐、电影
成为并驾齐驱的创意焦点产业,
还任重而道远……










因此就有一个新的话题,
在我们圈子里被疯狂的探讨着:
 
工业设计,
是不是远被低估的价值?

对,也不对!
反正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我认为,
我们还需要正视放大镜下的魔法错觉!
 
当前中国90%以上的设计机构
依然是属于美化型的外观设计公司。
 
普遍是被被媒体、被投资人放大和过度包装化的结果,
社会的高度渲染,
使我们都形成的错觉就是,
自己真的具有无所不能的魔力。






事实是,
社会对工业设计的期待,
与目前我们普遍拥有的能力,
不是一个等号。






美重要,
却不是最重要的!
设计的本质是解决问题。

我们的设计师普遍太追求的逼格和情怀,
普遍忽略应该将美学放在解决问题的后面。








大业过去的26年,
一直基于我们拥有的超强美学能力为基础,
 
循序涉足了从专利孵化、研发工厂、模具注塑工厂,
到整合设计和股权合伙的几种进阶过程。







作为一个早已迈入
千万级别的老牌设计机构,
我们设计服务的生存依旧是如履薄冰的。
 
如何使公司具有持续的竞争力,
肩上的压力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初创公司。







我们与全世界的设计服务公司一样,
没事儿,闲着,
多事儿,忙不过来,
有事儿,没事儿,都着急!
 
一边困扰着成本的急剧上升,
一边为公司的转型升级而烦忧;








可能我们天天都在谈,
中国制造业如何加速产业的转型升级?
 
其实,
更急需转型升级的,
恰恰是我们的设计机构!





 
我认为
阻碍工业设计机构持续发展
共有六大症结!





普遍没有核心技术








服务能力的同质化,
致使了行业竞争的加剧









规模小客户单一,

致使了抗风险能力特别差









一直处在效率与利润,

质量与规模的长期博弈中。









领袖意志的,
家长式管理,

我也依然为此一直苦苦的试错中。









创业门槛低,
人才流动非常频繁。








有句话叫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
但在这个时代,
却倒逼着设计机构饿着肚子天天鼓吹理想。

我称之为:饥寒思淫欲





社会对于成功文化的高度渲染,
我们被一个个四两拔千金的互联网创业神话充斥着,
让平静的工业设计圈子变得挣钱心切。 

我们每天更被Apple、Google、阿里、小米
不断收购、融资、上市的大动作资讯冲击着。

给我们的错觉就是当下环境一片大好,
整个经济环境欣欣向荣!
小米竟然五年铸造了智能硬件的创业神话。
那工业设计快速颠覆不也是分分钟的事?

 





因此设计机构似乎都在寻找,
一种获得成功之后,
仍能持续尽享其乐的办法。

以早日结束残酷的现状,
将意象的惬意设计师状态,
与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匹配起来。

因此
融资 / 自主品牌 / 众筹 / 投资 / 政商结合 / 众创

一系列的行为开始出现。








颠覆,
开始成为这个时代的话题。
人人都开始很恐慌!







 


成人达已的工匠精神,
开始消逝。
 
听到更多是:
宏伟的商业模式,
完整的生态链,
融资上市的资本快速变现,
政策资源借力的空壳平台的搭建……






浮夸成风的表演,
理直气壮的抄袭成为了常态。
 
一群人在鼓吹
如何让全世界的在校设计师,
用兼职方式就可以
每年通过平台就可能为企业打造上千个爆款。

你觉得有可能吗?





 

大师代言
护士出诊
这样畸形服务的现状屡见不鲜,
 
设计行业热衷于网红般吹嘘的越来越多,
全世界都显得很配合!
也致使了甘于奉献的却越来越少…… 






其实中国制造业
才是滋生设计机构生存的土壤。
 
越来越多的企业直呼上当以后,
滋生行业生存的土壤,
推动行业发展的源头,
加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生力军在哪里? 
 






其实中国设计机构,
普遍成长都超速了。
 
我们普遍拥有的能力,
还远不足以匹配我们的追求。
 






最可怕的不是弱小,
是讳疾忌医。
 
明知道自己有病了,
不敢去承认不敢去医治。
 






大业可能是中国唯一已经从第一代创始人,
递进到第二代创始人的贝斯特bst2222 ,
我们历时了10年变革的阵痛。
 
因此我也总在用哲学的方式去思考,
大业与自己的未来:
 
你是谁?
从哪里来?
将奔向何处?







第三部份,
近些年我们做了些什么?






第一个是修炼内功
过去的一年,
我几乎屏蔽了所有无效的社交。

潜心的提升技能和培养团队,
去实质提升客户的满意度与忠诚度。







第二个是股权重组
 
我认为公司的股权才是最顶层的设计,
只有股权合理化,
公司的股东之间才更良性的发展,

因此需要的是高度与胸怀。







第三个是成立了几个新公司
 
— 品牌设计公司(产品力与品牌力)
— 与巴塞罗那WP成立了合资公司
— 模具注塑工厂(产品的落地解决方案)







大家是否留意到,
每年国际国内的著名设计大奖,
效果图与实物差距巨大!
 
说明产品落地,
依然是全世界设计师的硬伤!
 
做模具工厂,
无可厚非的想赚钱之外,
更重要想让自己变得更加的专业!







我们每年会与来自全球
二十多个国家的设计师进行广泛的交流,
促进中西方设计的积极发展。







一个在西班牙拥有近20年经验的

设计机构负责人曾感慨的说:
 
我曾认为,
中国是没有工业设计
也缺乏创新的国家
你们改变了我对中国的认知。
 
这句话里面我感知到两个意思:
 
1.鬼佬说话很夸张
  因为我们没远未到,
  足以能改变他对中国的认知。
 
2.对中国设计认知误区
  欧洲眼中的中国设计,
  如同我们眼中的印度\越南\朝鲜,
  还没有经过任何设计的扫盲。
 





 
后来在西班牙发展局的见证下,
我们进行了联姻合作,
目前在中国发展不错。






 
我认为这样的跨国联姻,
不仅使我们自身视野,
变得更加辽阔。
 
也为中西方设计机构实质性互补的携作,
探索了一个新方向。
 






西班牙媒体以,

拥抱了中国工业设计巨人为主题,

进行重要的报导。
 
在欧洲经济危机背景下,
鼓励更多的西班牙设计机构走进中国,
 
去探索新的领域
去增强国际化视野
去获得海外商业机会




 

第四个是以设计入股的方式,
与两个优秀的家电制造企业进行了合伙。

 


一个源自于德国的造梦者,
2017年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






以尖端的创新技术
与优良的工业设计完美的结合,
打造智能化的用户体验,
获得了2018年德国红点设计大奖。






一个是广州花都的杰爱威电视机工厂。
基于企业优良的制造基础与色彩还原的技术,
我们合伙成立了鲜柚未来科技有限公司,

进入智能微型投影领域。








基于传统投影
体积大、音质差、接线多、镜头贵的痛点,
通过设计与技术的协同创新打造优质投影产品;




 
未来的3周内,
我们打造的C1智能投影即将问世,
采用全球首款磁吸式遥控方式,
获得多项国际设计大奖,

是一款可以放在公文包里的巨幕影院。







 
在与企业深度合伙中,
我最大的感触是:
 
他们更需要注入设计思维的
或者并非是产品本身,
可能是这个企业,
乃至于这个行业。







我们正努力探索,
如何从一个杀手型的订单公司,
迈向一个创意投资型的公司。
 
去探索,
如何将设计价值进行持续的变现,
并与企业共同成长和进步。







我们也会适时的参与设计公益的活动,
用设计去帮助困难的人们。



 

大业由许永兴牵头,
与广东工业设计协会、三家贝斯特bst2222 ,
联合了空间设计师、建筑商,
共同发起了一项用设计帮助困难家庭修缮住所的公益活动;




  

不仅帮助他们改造房子,
更希望为他们去设计一个美的家。
 
也在中国工业设计展上被列为重点推荐项目,
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老师予以了高度认可,
准备将此案例摘录到新书中,
去影响更多人参与进来。







我们也搬了一个地方。








我们通过工业设计的方式,
将一个废弃了近30年牙膏厂
用创新设计的思维重新赋予生命与价值!




 


很多人都曾问我,
大业20多年来历经更迭,
是怎样的核心优势,
能持续的跻身于中国一线工业设计机构?
 
我竟然无言一对……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的话,
我想或许是:

很简单,更纯粹!







最后一部份,
我想谈一谈关于领军人才的洗礼
……







参加领军班之前,
我与协会的关系,
我用陈奕迅的《十年》歌词来形容:

你不认识我,
我不属于你……
 
简单来说就是:
天高皇帝远的,
协会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但是领军班的重要意义在于:
 
有效地将设计机构之间,
有效地将设计机构与知名企业决策层之间,
真正地链接在一起,
并打造出优质互动的交流平台。







蛮长时间里,
我以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就认识一群爱喝酒,

一群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







你也会诧异,
这群人关键场合是决不掉链子的!
 
嗯,
或许,
这就是领军的气质吧
……







在学习的过程中,
看了一波波企业
听了一堆堆故事
学了一框框似懂非懂的理论,
 
太抽象,确实触摸不到!
 
也常常内心去拷问自己,
真的值得吗?
 








直到毕业三年后的今天
貌似才开始有了一知半解
……







走访游学中,
去感知伟大企业的成长轨迹
……






尖端导师授课中,
去启迪我们世界级的设计思维
……







 
与不同行业同学交流中,
碰撞我们脑洞大开的跨界思维
……









因此更大的价值,
反而是在课堂之外
……
 
让我们在发展中去应用
在管理中去启发
在面对困难之时懂得去拨云见雾



领军班,
其实也是一个大染缸。
 
有些人,
通过学习更加明确目标因此事业一发不可限量……
 
有些人,
开始迷恋于聚光灯下反而变得更加浮躁和富有投机思想……
 
但,

我收获最大的是,
我更加认识我自己,
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追求,
也没有所谓迷惑和病急乱医了!







我想我们在很多地方答辩之时,
都会提及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做了怎样的贡献?





 

我的观点就是:
 
把自己做好,
就是最大的贡献!
 
这样才有能力去做更多的贡献,
才能影响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才能持续向世界去传递,
中国设计的崛起!







才能持续的走进校园的讲台
才能持续的走进中小企业
去传授方法与技能







才能持续拥抱公益
用设计去扶助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在物欲横流的大时代
并不匮乏大格局大思想的智者






稀缺的恰恰是
历尽千帆仍能摒弃杂念的
工匠践行者
……







我在几个月前获得
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之时,
我获奖感言就表达了:
 
怀才如同怀孕,
时间久了都藏不住……







公司是款大产品
……






人生,
何尝不是一场大设计
……



 

 
我们所谓的迷茫,
其实无非都是,
才华支撑不了野心罢了
……






 
希望我们共同的努力,
去迎接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向世界嗌出
中国设计的好声音
……
 






我是瞿上,
2015中国工业设计领军人才,
我为热爱而来!





———————————————————————————————————————————————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大业www.bst2233.com

首届中国十佳贝斯特bst2222

TEL:4008001954


工业设计冲动驱使我们一直向前!

Motivated by industrial design desire as always!